主辦單位:


協辦單位:
澳門青年企業家協會
中銀中小企服務中心
澳門日報經濟版
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
【社區經濟──台灣專題採訪】違規建築變成藝術村──寶藏巖的前世今生 2016-04-07

         詹智雄和“寶村柑仔店”_副本.jpg

       詹智雄和“寶村柑仔店”

   【社區經濟──台灣專題採訪】違規建築變成藝術村──寶藏巖的前世今 

     近年政府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除鞏固博彩業龍頭地位,還大力推進旅遊、會展、文創等多元產業發展。去年政府提出推動社區經濟,並在經濟委員會下設社區經濟小組,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曾說:“社區經濟將是促進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和平衡社會整體需求的其中一種途徑。”振興社區經濟不僅可惠及中小微企,延續本土特色文化,更能令旅客有更多消費選擇和體驗。
 
    有見及此,本報在中華港澳之友協會協助、中小企服務平台支持下,赴台灣了解當地社區經濟的發展實況。近年來歷史建築的保育與活化備受各地民眾關注,今期介紹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不僅活化舊有的生活空間,還促進了當地居民生活與藝術文化融合在一起。
 
 
      澳門日報記者   何秀甄
 寶藏巖一帶建築錯落有致,形成別樣風景。_副本.jpg
 
      寶藏巖一帶建築錯落有致,形成別樣風景
 
     寶藏巖藝居共生重啟生機
 
     城市發展離不開新舊交替,都市更新在各地都引起熱烈討論,要在保育舊建築與城市發展之間取得平衡,別具挑戰性。台北寶藏巖共生聚落是亞洲城市中對歷史聚落進行活保存的經典案例,從違章建築到文化藝術部落,以“藝居共生”的理念,搭起聚落居民和進駐藝術家的交流平台,讓寶藏巖煥發新光彩。
 
      八○年代面臨清拆
 
     寶藏巖一帶房子造型不一,設計獨特,密密麻麻佈滿整個小山頭,與旁邊的公館商圈氛圍截然不同。寶藏巖文化村協會總幹事詹智雄介紹,寶藏巖早年聚居着低收入人士和退伍老兵,房屋大多數是自行搭建的狹小平房,至今仍維持六○至八○年代的原有建築風貌。
 
     寶藏巖土地屬於台北市政府,房屋被定為違章建築,八○年代被政府規劃為新建公園範圍,面臨清拆。當時居民向政府陳情抗議,認為此地只有一條路進出,容易成為犯罪溫床,不適合作為公園。經過社運人士及文史團體的奔走,推動了一連串的聚落保存運動。一九九九年,龍應台時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確立寶藏巖走藝術村的發展方向。
 
     聚落活化歷史建築
 
     二○○四年,寶藏巖正式被登錄為歷史建築,以聚落活化的形態保存下來。他強調,寶藏巖是台灣唯一的違章建築不被拆除反被保留的地方,但根據現時政策,居民只能暫時合法居住十二年。坦言從保留建築到活化有很多地方需要突破,只保留空房子沒有意義,要爭取把居民留下來,才能更好體現台北發展痕跡。
 
    二○一○年,“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正式營運,用藝、居共構的做法活化保存。“藝居共生”的模式受到國際藝術界關注,吸引外國藝術家慕名而至,藝術村也被《紐約時報》納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點之一。他認為寶藏巖靠近大自然,原始生活氣息濃厚,對藝術家的創作有裨益。
 
     藝術家進駐拓文創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使命是藝術進駐計劃及展演活動,行銷專員韓慶玲介紹,“台北藝術進駐”與世界各國的藝術交換機構合作,每年開放一定名額,每季有不同藝術家進駐,為期約三個月,並要求進駐藝術家跟所有進駐藝術家共同舉辦一個聯展和一個個人展。
 
    此外,藝術村還開展“微型群聚計劃”,為文創工作者與團體提供辦公使用空間與交流平台,扶植台北市文創人才,冀他們通過進駐,加強與民眾互動,改善自己經營、創作模式,把文創事業發展得更全面。藝術村還通過各項藝術資源互通的方式加強異業合作,如年度活動“寶藏巖燈節”及“混種現場”(音響、視覺藝術家和獨立樂團跨界合作)等。
 
      他們指出,藝術村主要依靠文化局資助和民間贊助以基金會形式運作,希望用有限的預算達到最大效益。去年和前年年均有廿多萬人次入場參觀,大部分展覽屬免費開放。但他們認為,用參觀人次評判一個地方是否經營成功有點片面,且藝術很難被量化,所產生的經濟效益也難以即刻體現。希望民眾透過參與各種藝文活動,走進這個社區,加強與當地居民、藝術家的交流,深入了解聚落文化。
 藝術家的作品展示_副本.jpg
 
          藝術家的作品展示

        規劃三區  延續都會氣息人文歷史

 
       寶藏巖聚落位於公館水岸旁邊,沒有繁華鬧市的喧囂,暗藏在台北的一角,記錄着城市的發展軌跡。為更好地保護寶藏巖歷史聚落,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將聚落規劃為三區,分別是“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寶藏家園”及“青年會所”。透過地區獨特魅力,融合文藝氛圍,延續台北都會氣息和人文歷史。
 
     寶藏巖寺創建於清康熙年間,是台北最古老的佛寺之一。寶藏巖寺主祭觀音佛祖,因靠山崖而建,故稱為巖,又稱為觀音亭。二次世界大戰後,大批外省移民和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老兵,違章建屋長居此地。建築依山而建,蜿蜒錯落,自成一格,遠遠望去,別有一番景致。
 
    二代回流營雜貨店
 
   “寶藏家園”的一員詹智雄笑稱,他今年五十三歲,整個家族在此地居住近六十八年,他是第四代人。在很多居民眼中,寶藏巖是家鄉、也是根。縱使是違章建築,但這麼多年來,寶藏巖房子一直相安無事,從沒發生大型坍塌事件。當初登記留下來大概有五十戶,後來有的居民遷出、有的居民去世,現在只剩下約廿戶,基本上大部分居民都是住自己原來房子。
 
     其中也有一小部分居民擔任村裡工作人員,如清潔、巡邏等。雖然收入不多,但大家的心態是既然選擇住在這裡,生活在這個社區,就應為保留這裡的價值貢獻力量。
 
     隨着人口外遷,寶藏巖的雜貨舖也失去蹤影。近年“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聞名遐邇,村裡第二代居民逐漸回流,並與藝術村合營重現雜貨舖。詹智雄平常幫忙料理小店——“寶村
柑仔店”(雜貨店)。店裡主要販賣日常生活雜貨和居民做的小手作,如扇子、肥皂,有時還會售賣風味小吃,如手工麵包、茶葉蛋等;二樓小咖啡館提供手沖咖啡、手工小點心
。小店前面還開闢一小塊“有機農園”,居民會把在地食材做成家鄉小菜,時而齊聚共食,具有濃厚人情味。
 寬敞明亮的青年會所_副本.jpg
 
         寬敞明亮的青年會所
      
     住宿體驗聚落歷程
 
      青年會所名叫“閣樓”,是世界各地藝術工作者到台北參訪所熱衷的落腳處。有別於一般的民宿和旅舍,青年會所非以營利為目的,從一四年對外開放,共有七間房、十八個床位,房型以單人房與雙人房為主,只開放予台灣及外地文化創意產業工作者或參與寶藏巖聚落舉辦藝文活動的相關人士入住。住宿者須提前申請,經審查核方可住宿,價格比一般旅舍低廉。會所希望入住閣樓的旅客,透過短期住宿體驗,深度了解歷史聚落發展歷程,體驗當地真實的生活模式,促進與居民、駐村藝術家和民眾互動交流。
環保公司呻居民意識滯後
本土原創精品咖啡 冀借加盟擴版圖
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留言